南京资讯网,每日更新最新南京资讯!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南京新闻 >

融入青春元素,时尚戏曲在南京“出圈”

标签:南京 演出 观 戏曲 小剧场  日期:2021-02-23 01:01
南京市越剧团将越剧,南京市京剧团为年轻观众量身定做的小剧场京剧,传统戏曲如何吸引当代年轻人,南京戏曲人就一直在探索小剧场戏曲,南京市越剧团推出小剧场越剧,这部戏在北京,上
戏曲也可以很时髦。今年以来,南京文艺院团不断创新,让观众大开眼界:1月,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与石小梅昆曲工作室合作办反串专场的跨年演出。根据《世说新语》改编的系列折子戏首次亮相南京,这部“连续剧”才推出四折,已让不少观众直呼“过瘾”;5月,南京市越剧团将越剧《红楼梦》经典片段搬到瞻园,上演实景园林越剧;7月,南京市京剧团为年轻观众量身定做的小剧场京剧《光绪之死》正在紧张创排之中。

南京戏曲在今年“出圈”了——拓展即有戏迷观众,让更多人对戏曲产生兴趣,进而真正喜爱并尊重传统文化。

小剧场京剧《光绪之死》排练掠影。

【精准定位】

让小剧场普及戏曲文化

传统戏曲如何吸引当代年轻人?这是南京市京剧团团长王珏苦苦思考的问题,也一直在摸索。不过,近期他似乎已经有答案了。

走进新街口艺术大楼3楼排练厅,演员们忽唱忽念忽做忽打,挥汗如雨,一位年轻的导演一边发出各种调度口令,一边在剧本上勾勾画画。

这位年轻的导演叫李卓群,正是她编剧、导演的小剧场京剧《惜·姣》掀起了近年来小剧场戏曲的风潮。2013年看了《惜·姣》之后,王珏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七年前,那时候还没听说过小剧场戏曲的概念,有天突然发现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一部小剧场京剧作品——《惜·姣》,后来看完这个戏,给了我很大触动,它很时尚,年轻人很喜欢。”王珏说,在那之后就想和李卓群导演以及她的团队合作,“北京京剧院这样传统积淀厚重的院团都能产出这样时尚的小剧场戏曲,我们市级院团应该步子更大一点、眼光更长远一点。”

李卓群说,京剧《光绪之死》从策划之初就将目标观众群锁定年轻群体,尤其大学生群体。因此,从剧目创作到宣传推广,小剧场京剧《光绪之死》都呈现出令人耳目一新的风貌:前期筹备期间参阅近三百万字史料打磨剧本、深挖题材,著名业界重量级主创加盟剧组,以小剧场戏曲“王牌团队”倾力打造好戏。剧目的制作延续了“明星制”宣发模式,力邀国内顶尖视觉团队与一线明星摄影师加盟,宣传团队全程跟进创作进程,为全剧量身定制电影级宣传物料以飨观众。京剧《光绪之死》预计将于2020年下半年与观众见面。

南京是一座开放、包容的城市,多年以来,南京戏曲人就一直在探索小剧场戏曲,赋予戏曲全新的时代气象和当代气质。

2018年,南京市越剧团推出小剧场越剧《僧繇》《青溪小姑》;2019年又与中国戏曲学院合作推出小剧场越剧现代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这部戏在北京、上海、天津等有着“戏码头”之称的城市演了12场,其中有9场是售票演出,好评如潮。这部戏取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分析原因,南京市越剧团团长杨庆锦说,秘诀是一方面来自演出实力与艺术水准,另一方面更是南京市越剧团多年致力于向年轻人普及越剧文化,一点一滴扎实培育观众而来的市场号召力。

谁能得到年轻人的心,谁就更有可能成为赢家。2018年,南越将《僧繇》的首演放在了南京林业大学,演出一结束,编剧、导演、团长纷纷走上台与大学生交流。2019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还在创排阶段,剧组就走进中国戏曲学院,听取大学生的意见。此外,这两部戏的主创团队,包括编剧、导演、演员也全是90后。

【积极互动】

“昆虫”推动演出二次传播

元旦,或许是今年以来南京戏曲演出最繁忙、最热闹的时候了。新年不仅带来新的一缕阳光,大家跨年的方式也在花样翻新。在南京,有这样一群人选择——昆曲跨年。

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下文简称“省昆”)的跨年演出已经持续12年之久。起初只在兰苑小剧场演出,2016年开始与石小梅昆曲工作室合作,转场大剧场办跨年专场:2016年是汤显祖和莎士比亚逝世四百周年的纪念,省昆跨年专场上演原创剧目《临川四梦·汤显祖》;2017年是省昆《桃花扇》“一戏两看”的巡演年,《桃花扇》剧组以“全本+折子戏”的形式走过七座城市完成八轮演出,跨年专场在南京以《桃花扇》五个折子戏为一年演出收官作结;2018年是省昆“石小梅版”《白罗衫》创作30周年,跨年专场由大弟子钱振荣出演。

2020年昆曲跨年演出,省昆上演了一部现代戏《活捉罗根元》。受访者供图

今年跨年演出主题定为“圆梦”,分为“大反串”和“现代戏”两个部分。大家原本熟悉的生旦净丑行当的演员,纷纷“反串”。例如,在《牡丹亭·冥判》中孙伊君饰演胡判官,在《水浒记·借茶》中张争耀饰演阎惜娇。

这样的反串演出,不仅是打开演员另一面的窗口,也是重新认识戏中人的一个窗口。懂戏、懂省昆的资深“昆虫”充当起“自来水”,主动运用新媒体手段记录演出、撰写评论,推动着优质戏曲演出的“二次传播”。有戏迷朋友在石小梅昆曲工作室官微里留言:“有幸看了现场,只想说不虚此行……张争耀饰演的阎惜娇大概是今晚最美的男旦吧,除了魁梧的身材和巨大的脚丫偶尔让人出戏……”

2020年昆曲跨年演出,省昆上演了一部现代戏《活捉罗根元》。受访者供图

当然,“自来水”只是锦上添花,传统戏曲要“出圈”,让新观众转化为戏曲固定受众,靠的还是对昆曲艺术本体一丝不苟的传承和深厚的功力。

这次跨年专场反串最后一出戏是《蝴蝶梦·说亲》,周鑫、徐思佳反串田氏和老蝴蝶。徐思佳一改往日的青衣风采,把个顽童似的老蝴蝶诠释得妥妥帖帖。周鑫虽然身材高大,可他愣是左右凹凸前后扭捏,把田氏的那股闷骚劲儿表现得惟妙惟肖淋漓尽致,临下场前那段顾盼回身拾取手绢的小身段博得了全场观众的阵阵掌声。石小梅在演出结束的点评中感慨道:“我当年要有周鑫这个劲儿,就不改小生了。”   

【创新求变】

系列折子戏做成饕餮盛宴

传统从来不回避创新,而创新需要把握传统,对于传统戏曲艺术而言,寻求传统与创新的平衡点,寻求“世代相传”与“被不断地再创造”的平衡点,这是戏曲“圈粉”重要的一点。

昆曲在南京有很多玩法,系列折子戏就是一种创新的选择。1月1日,由石小梅昆曲工作室和省昆创作策划的《世说新语》系列折子戏首次在南京演出。这出戏好比是昆曲里的又一部“连续剧”,“《世说新语》我们计划做成一个不低于20折的系列。”石小梅昆曲工作室相关负责人说:“已经亮相的四折《驴鸣》《索衣》《开匣》《访戴》可以说是开了好头,后续会在每1-2年推出4折新戏,《世说新语》没准我们能做5-6年,甚至更长。”

《世说新语》剧照。受访者供图

《世说新语》是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笔记小说”的代表作,是我国最早的一部文言志人小说集,其中不少故事涉及南京人和南京事。这次亮相的四折戏以“建安七子”“竹林七贤”“谢家”“王家”这样的名人和家族为切入点,四个篇章由点及面,由小见大,呈现魏晋遗风的旷达肆意。

当天四折《世说新语》演出结束后,观众沉浸其中,久久不愿离开。在南京,有一批对戏曲传统了然于胸,却又对创新持开放态度的南京年轻观众,他们以满场、售罄支持鼓励青年主创、名家大师的探索思考。当时,江苏省演艺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李鸿良在朋友圈写道:“两个月前1160个座位全部售罄,开票后16个小时内一票难求!偷偷地过了一把奇货可居的瘾!”

南京戏曲的出品人、主创者越来越把握到其艺术规律,观众的审美需求被主创人员捕捉到了,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在《世说新语》演出结束后,省昆第二代艺术家石小梅发了条微博:“省昆的剧目库里,又多了四折好戏。”没过一会儿,就有“昆虫”回复:“之前有点忐忑,每次看新编戏感觉像(守在)产房门口(的人),激动又害怕,没想到四出戏都可一观,很喜欢《访戴》和《开匣》,小王风流、谢安稳重。”

观察2020年上半年南京戏曲市场,我们发现,原来戏曲在南京的打开方式有这么多种!江苏省戏剧文学创作院青年编剧俞思含说:“当代人误以为戏曲是保守的,甚至是僵化的代表。实际上,戏曲一直都在进化发展,只是因为历史悠久,经历了古往今来各个时期,创新看上去有些缓慢。”

南报融媒体记者 翟羽

火币网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