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资讯网,每日更新最新南京资讯!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资讯 >

媒体谈江西现超标镉米:举证义务不在农民而在政府

标签:问题 企业 污染 证明 稻谷  日期:2018-03-04 02:01
近年来,前几年,从媒体报道看,后来黄龙淼向当地多个部门反映镉米问题,据媒体报道,法庭认为不能证明稻谷和土壤中的镉来自污染企业,更重要的是他们还要证明农田的污染就来自这家企
  原标题:“镉米”的举证义务不在农民,而在政府

  虽然早已确认了矿区有污染,虽然检出了大米镉超标,虽然“镉米”种植者自己找上门来,但是柴桑区环保局依然不去坐实矿区与“镉米”的因果关系。这不是求实求真的科学精神,而是罔顾民众健康和食品安全的不负责任。

  文|西坡

  据新京报报道,近年来,“镉米”问题在江西、湖南等地陆续爆发。由于问题发现的滞后性,当地农民往往已食用“镉米”多年,面临严重的健康风险。“镉米”无声外流,又给更大的人群带来威胁。

  更令人不能接受的是,前几年“镉米”的窗户纸被捅破之后,那些被污染的土地依然在出产稻米,问题稻米依然在被食用,甚至依然在外流。从媒体报道看,“镉米”问题迟迟不能有效解决,一个重要障碍发生在举证环节。

  据新京报报道,2017年10月环保志愿者对江西省九江市丁家山村柴桑区一户农家的稻谷进行检测,显示镉含量达到1.62mg/kg,远超国标。柴桑区环保局11月14日宣布,已成立工作组进村入户调查,并收存疑似污染稻谷。另外,市、区的环保、农业、粮食等部门已对疑似污染区域的土壤、水体、稻谷等采样送检。

▲黄龙淼今年收了一万多斤稻谷。官方抽取的5份稻谷样本中,一份来自黄龙淼的农田。   这一切本应该来得更早。

  丁家山村附近有两个矿区。2015年九江联超粮油公司生产的大米就被检测出镉超标,其老板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曾说,生产这批大米的稻谷来自丁家山村。为此,联超粮油受到高额处罚。丁家山村村民黄龙淼是这批稻谷的供应大户,他于是向柴桑区环保局投诉。

  当时柴桑区环保局却回复称,不能证明该检测批次的大米产品为黄龙淼所种植的稻谷。环保局还表示,镉超标的原因很多,不能证明是由矿山污染导致的。然而早在2011年,柴桑区环保局就确认了矿区在污水处理上存在问题,污染了农田。

  虽然早已确认了矿区有污染,虽然检出了大米镉超标,虽然“镉米”种植者自己找上门来,但是柴桑区环保局依然不去坐实矿区与“镉米”的因果关系。这不是求实求真的科学精神,而是罔顾民众健康和食品安全的不负责任。后来黄龙淼向当地多个部门反映镉米问题,均无果。

▲铜硫矿门口几百米处的排水渠,水体污染严重。   土地污染就发生在矿区、工业园附近,当地政府却长期不能确认因果关系,这样的举证难并非孤例。据媒体报道,同样发生“镉米”问题的湖南衡东县大浦镇也出现了类似的事情。一家污染企业成立后,附近农田大幅减产。农民将污染企业告上法庭,法庭认为不能证明稻谷和土壤中的镉来自污染企业。

  面对财大气粗的污染企业和态度敷衍的政府部门,农民要想举证简直太难了。他们不仅要证明农田受到了污染,还要证明污染企业确实排放了废气废水,更重要的是他们还要证明农田的污染就来自这家企业。如果说证明污染的存在虽然困难还是有可能的话,那么证明因果关系简直难比登天。

▲丁家山的金铜硫矿,现已永久性关停。11月15日,金铜硫矿大门紧锁。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 摄   真正的问题在于,为什么要由农民承担举证义务?农民没有任何动机向土地或稻谷里添加镉,他们是工业污染赤裸裸的受害者。环保是政府的责任,举证也应该是政府责任。如果地方政府认定被投诉的污染企业不该负责任,那么也应该由地方环保部门找出真正的污染元凶。

  打个比方,一个人被捅了一刀,凶手拿着滴血的凶器还没跑远。难道要让受害者证明自己真的挨了一刀,拿着凶器的真的是凶手,而凶手捅的真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吗?

  不去论证污染和“镉米”之间的关联,反而让“镉米”外流,有关方面难逃失职乃至渎职之嫌,也必然难逃舆论的拷问。

article_adlist[推荐阅读:

“抢人大战”背后,是崛起中的“二线城市”

你为知识付费,却只得到“一地碎渣”

编剧告诉你,国产剧为何越来越长?

有了减刑假释平台,徇私舞弊者“一目了然”| 新京报社论

“伊斯兰国”覆灭,叙利亚前路依旧坎坷


特别提示:留言如入选新京报A03版“微言大义”,请在后台回复您的“真实姓名+银行卡号”

本文为新京报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article_adlist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